赵半仙儿

| 过河小卒

  以前我在工厂工作的时候,厂里有个车间主任赵师傅,人常年工作劳苦,皮肤粗糙,头发懒得洗,胡须懒得理,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胡子拉碴的,看外表不修边幅,像是个粗人。可是赵师傅却颇喜读书,尤其是相面算卦的书,在他简陋的办公桌上时常堆放着易学大师邵伟华写的四柱预测一类的书。下了班他就戴上自己的老花镜,坐在桌前看得如痴如醉。

  厂里的工友,孩子娶媳妇,出嫁女儿,年轻人结婚生小孩,挑选良辰吉日,掐算生辰八字,都要找赵师傅。他有求必应,抽一根工友递来的香烟,翻开相书,拿出一张纸,一杆笔,卜卦掐算,煞有介事。工友们都戏称之曰“赵半仙”。

  一个冬日的晚上,外面下着雪,吃罢晚饭,闲来无事,跟老赵同宿舍的苏师傅来了兴趣,“赵半仙儿,抽我一根好烟,你给兄弟也卜上一卦,算一算”。老赵接过香烟,问明苏师傅和他媳妇的生辰八字,喷云吐雾中忽而皱眉深思,忽而伸展开右手的五指,大拇指掐着食指,中指的指节,忽而仰首看着房顶,口里喃喃自语。苏师傅坐在他身边,好像小学生刚交给老师一张试卷,心情急切地等待老师的批阅,给出成绩。

  “苏师傅,通过我用四柱来预测,你的命中该有子女五个呀,你几个孩子?”“我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看来你掐算得不准呀”。老赵吐了一个烟圈,开玩笑一样地回答“这怨不得我算得不准,前两年计划生育多严啊,其他三个孩子估计给计划生育耽误了。卦是不会错的,你的命里就该有子女五个”。

  “那你再看一看兄弟我的婚姻吧。”苏师傅又递上一支香烟。又是半个多小时焦虑的等待,老赵用手指敲着脑门,一脸困惑地自言自语,“嗨,不该这样啊,从卦理上来看,你跟弟妹不合婚啊,你看你们的生辰八字相克相妨,另外属相也不对呀,俗话说得好,鸡子狗不到头。”“这又不对了,我跟你弟妹结婚十五年了,没有红过脸拌过嘴。你看兄弟我这条件,难道还能有一段艳遇?”

  赵半仙尴尬地笑了笑,“天算不如人算,算卦这个事儿啊,信则有,不信则无。我随便说,你随便听,就当玩笑,不必当真的”。我们哄堂大笑,看来赵师傅的半仙儿也徒有虚名啊。

    上一篇:食堂的清汤小面 下一篇:别了,实体书店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35
    c